奇林

临近考试来不务正业,各位注意退散

郭麒麟本来叫郭奇林。

麒麟是后来师父给起的名。师父是在冬天飘雪的一个日子里捡到他的,左不过五六岁的小孩躲在园子的檐儿下面,身上没几件厚实衣服,瑟瑟发抖,像是被抛弃的小猫。
这世道常有这样的事,师父一点也不奇怪,戏班子里的孩子有很多也是这么来的,师父问他有没有名儿,没有就给取一个。

小孩很怕生,怯怯地说自己叫郭奇林。

郭奇林,师傅念叨着,好名字啊,好名字。

郭奇林,奇木隐于林。

这么叫着,就给带回园子了。

小孩自从进了园子身体就一直不太好,总是受寒发热,天一凉了准生病,大抵是从前日子过得也不好,落下了病根也没及时医治,师父琢磨着这孩子,总多灾多难的也不成,取个祥瑞吧,就给改叫了...

ironspider:

各大电影公司和组织纪念斯坦李。索尼,DC,迪士尼,福斯,Margaret Leosch,初代复联❤️

我什么时候才能见他一面

Ach, du:

我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他,也记不清爱他的缘由,但是我爱了他很久很久。

终于能够见到你,虽然只是在墓前

真是令人心酸的愉悦

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:

不必担心。和你一样单恋着音乐、单恋着文学、单恋着生命的人,可是大有人在呢。我和海狸小姐正是因为这样的单恋而相遇的。

之前每每看到一些关于古典音乐的段子,印象派和现代派始终没有姓名,关于他们的故事少之又少,他们的结构不规整,配器不规整,和声进行不规整,甚至旋律都不规整,他们所表达的东西晦涩难懂,灰色的音乐在空中飘浮,不知道会去哪里

他们经历了战乱,分离,意外,流浪,无家可归与痛失所爱,他们的人生几乎已经远离了安适的清晨与有阳光的黄昏

世界这样对待他们,他们依然没有放弃这个世界,他们创作,他们问上天为何如此不公,他们到处寻求内心的宁静

他们明白,这早已不是英雄的时代了

他们到天堂了吗?




至少第一次没有

小提琴家与小提琴家的故事

以后说不定这个系列会有姓名,现在暂时还是段子

广州还很温暖,西安已经进入初冬了

“您尝试过校园恋爱吗?”托马斯背着琴,走在菲利普身边,菲利普左手中拿着巴赫无伴奏的琴谱,右手里提着他自己藏蓝色的琴盒。

菲利普听到这句话,目光平视前方,走在柏林艺术大学的秋风里,步履不停,“没有。”

“依我看您也是没有。”

“那你问这个问题干嘛呢?”

“我只想知道想您这样冷静通透,可以把音色拉出水晶质感来的人,是否真的有年少轻狂的时候。”托马斯挠了挠自己的卷毛,把实现投射到自己大衣的牛角扣上,“我甚至不能想象您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,像是拉巴赫k1001的时候一样吗?”

菲利普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脚步微不可见的停顿了一下,却...

晨曦

这篇是当年写于《Die Mannschaft》上映当天,献给罗伯特·恩克

最近突然想起来还有这么一篇,所以准备再发出来


他们征战的故事真的已经过去了,他们终于可以迎来安适的清晨与傍晚

我祝福他们


世界以痛吻我,要我报之以歌。

卢卡斯对于自己4岁以前的记忆好像仅限于墙上那个老旧的钟。

那个钟是老式的发条钟,是他爷爷从跳蚤市场上淘过来的,只比怀表大上那么一点,成年男人努努力一只手就能握住。刚买回来的时候表盘上蒙了一层灰, 木质的外壳虽然还完好但已经看不出原色,早就不动了各部位的零件却还发出微小的嘎吱声。尽管如此,一...

哇靠神仙画画!!!!!!!
只看了一眼就捂胸口倒地

山野:

珍珠和金子
星星和月亮

嘤嘤嘤我们卷毛泰迪熊

santayooooo:

你还是昔日 多情的少年

这位干部的脸有变过吗?

Hallo?

转载自:fipstyle

1 / 92

© 小歌与松鼠 | Powered by LOFTER